首頁 > 財經 >

評“21315中國產品質量協會”的幾頂“官帽子”

2016-05-06 16:28:36

來源:商洛在線
  日前網絡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兩大“官帽子”事件:

  第一個事件:“武警二醫院+莆田系=魏則西事件”,讓人們再一次領教了“官帽子”的巨大威力:在網絡的推動下,“官帽子+莆田系”的茍合,所煥發出來的“市場競爭力”,讓無數的魏則西、李則西、劉則西無路可逃,簡直超越了我們老百性的承受極限。

  第二個事件:“總參+中品質協公司=21315詐騙事件”。從各大媒體曝光的文章看:21315中品質協公司比“莆田系”戴的“官帽子”更多、級別更高,聲稱有總參、央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工商總局、中國產品質量協會五大國家部門支持,打著國家質檢總局、政府協會的旗號,而其法人代表陳澤華冒充國家干部(正局級),大量蹭取領導合影,讓人怎么會不眼暈?躲在新街口外大街23號有武警站崗的部隊大院里,十多年來制售假牌證,誰會懷疑是假的?誰敢懷疑是假的?于是,對制藥、食品、質量、安全、消防、環保等特殊行業在內2000多家企業(包括87家上市公司)進行非法認證、評定,制售60多種名堂各異的非法牌證,騙資達3億元。這種行為是在“誘導好人造假、幫助造假企業掩蓋真相,欺騙廣大消費者”,比單一造假企業的社會危害性更大。

  21315打著央行的旗號,騙取20多家各地征信代理商加盟費達1000萬元,多次索回被騙的加盟費無果,還被以黑社會手段進行人身恐嚇,被騙的人們不得不集體到中國人民銀行拉橫幅“《21315代理商到中國人民銀行拉橫幅稱‘被騙加盟費》”,到國家工商總局大門拉橫幅“《21315多名代理商被騙“鬧”工商總局》,卻也一直未果,也許是這大堆“官帽子”嚇住了執法者的腳步?

  無論是“魏則西事件”還是“21315事件”都是借“官帽子”才能實現的這樣效果,最終受傷害的是咱普通老百姓的血汗錢和性命,受損的是政府的公信力和民眾對國家的信仰!

  看似風牛馬不相及的“魏則西事件”和“21315事件”,其實它們有兩個顯著的共同點,且這兩個共同點成了某些人或某些機構謀利的利刃:一是拼命地給自己帶上一頂或婁頂金光閃閃的“官帽子”,二是頂著“官帽子”借著網絡平臺的悍然傳播力大肆謀取私利。它們的茍合,最終,讓人失去信心,讓人含恨,甚至是財產的巨大損失和生命的隕落。

  就魏則西事件看,據新聞媒介的調查,全國有多家具有“官方背景”的醫療機構從事所謂的腫瘤生物免疫治療醫療服務業務,但其技術卻已是別人的淘汰品。但這還不是主要的,更重要的是,大家開始紛紛質疑這些戴著“官帽子”的醫療機構的“資質”——如無意外,這些所謂的治療中心很可能都是一些民營醫療機構,也即我們常說的科室承包。所謂科室承包,說白了,就是我給你“公家”交點“管理費”啥的,然后借你的名義、掛你的牌子,行我賺錢的“勾當”。

  而在“21315事件”中,所謂的“中國產品質量協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央行”、“總參”、“中央領導”的操作手段也是如此:掛所謂的“官帽子”,然后大肆斂財甚至坑蒙拐騙,無所不及。從國家質檢總局網站的“嚴正聲明”,所謂的“中國產品質量協會”其實跟國家質檢總局沒有半毛錢的關系,“中國產品質量協會打著國家質檢總局的名義開展質量信用評定收費”,“中國產品質量協會不是國家質檢總局所屬直屬掛靠單位,國家質檢總局也從未以任何形式委托或批準該機構從事質量信用等級評估的相關工作。”但他十多年來就是一直打了國家質檢總局的牌子,在全國范圍內大肆進行坑蒙拐騙,肆意斂財。而且為了把“官方背景”做得更足,“21315”的背后老板,小商人陳澤華不停地包裝自己:冒充國家公職人員,騙取和政府官員的合影,其手段,不能不佩服。

  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其實無論是“魏則西事件”還是“21315事件”,他們都非常“聰明”地利用了一個重要的工具:網絡媒介。因為他們深知在網絡的時代,如果能圓滿地與網絡“聯姻”,那其市場之大,不可估量!有市場就有利潤,就有好處。所以他們就拼了命地要給自己弄頂“官帽子”,然后穿著“官衣”,揮動網絡的強大覆蓋力和宣傳力,謀求利益的最大化。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茍合。

  這種茍合,毀了真正的“官方”形象。其實無論是武警北京二醫院還是總參、央行、國家質檢總局,都是“躺著中槍”的受害者。這種茍合,對他們的正面形象來說,都是無法估量的損害和打擊:連武警部隊的醫院都是這樣搞,我們換著還能去相信誰?連總參、央行、國家質檢總局都這樣去斂財,我們又還能去相信誰?這些官方的社會公信力,就這樣在一些唯利是圖不法分子的玷污下,一點點消磨殆盡。這些官方的社會公眾形象,也在一次次的“被利用”下一點點黯然神傷。我們已不敢相信這些有著官方色彩的機構,也不敢相信“無辜”的網絡,相反,它們惹怒了我們,我們便開始對它們進行狂烈的抨擊。這就是為什么無論是武警北京二院還是百度,無論是國家質檢總局還是廣東省質量技術監督局,都趕緊紛紛站出來澄清事實,洗清自己。

  這茍合,玷污了網絡的應有純潔。網絡誕生的最初是很純潔的,她當初的意愿也許只是了更及時、更有效、更廣泛地傳播各類信息。但很不幸地是,網絡最終選擇了利潤最大化。在這種最大化經營思想的驅使下,它選擇了無原則地與人茍合。這就給那些頂了一頂“官帽子”的騙子們提供了一個謀利的平臺:我可以在一夜之間,聲名傳播,一鳴驚人。各取所需卻又殊途同歸,不管是戴著假“官帽子”的騙子,還是掌握了驚人傳播力的網絡,最終都達成了“謀利”的一致協議。在這“一致協議”下,網絡應有的純潔開始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濃郁的“銅臭味”……

  這茍合,泯滅了我們應有的原則。在“利”之下,一切原則都避退千里,什么“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都是屁話,在我的眼里就只有“見錢眼開,見利忘義”。什么做人要有原則都是廢話,在我的眼里就只有利益至上。所以無論是“官帽子”還是網絡平臺,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謀利的道具,都只是我發財的工具。這種唯利是圖思想的泛濫,一切道義、原則、道德都灰飛煙滅,一切良知、良心、品德都蕩然無存。更重要的是,因為有了網絡這個推手,這一切更加肆無忌憚地張狂起來,整個社會價值觀也轟然倒塌,我們,都成了一群野蠻的野獸……

  針對“21315事件”,《民主與法制》時報發文章“山寨協會之亂,何時休?”,《羊城晚報》發文章“山寨協會為何屢查不倒?在海外注冊,游走法律灰色地帶,涉嫌以混淆視聽的方法向企業非法斂財”,新華社發布“熱衷‘國字頭'的山寨社團唬了多少人?10年前曾被通報,10年后卻仍招搖?”,《人民日報》發文章“‘國字頭'山寨社團唬了多少人?看似威風凜凜,實則假冒偽劣”……

  打著多頂“官帽”行騙江湖十數年,迄今為止仍在江湖的擂臺中屹立不倒!這是一個悲劇,一個時代的悲劇,恐怕也是一個民族的悲劇!當這些戴著“官帽子”商人的坑蒙拐騙,跨過了社會底線,挑戰了政府執政能力時,國家會給民眾一個交待的。(陳儒興)

彩客网app老版